歡迎登錄綠色制造公共服務平臺! 監督信箱EN中文
網站導航
EN CN

環境保護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首頁 > 政策信息 > 信息公開 > 環境保護

推進綠色循環低碳路徑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必須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踐行綠色發展的新理念,倡導綠色、低碳、循環、可持續的生產生活方式,加強生態保護合作,建設生態文明,共同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有關生態文明建設、綠色發展的內容高屋建瓴,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發展指明了方向、規劃了路線。習近平總書記所倡導的綠色低碳循環生產生活理念也早已深入人心,推進綠色循環低碳發展的路徑更是備受關注。

深刻理解黨的十九大報告關于生態文明、綠色發展的重要意義,積極踐行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理念,近年來,我國生態環境質量得到明顯改善和提升。

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優良天數比例為82%,與2015年相比提高了5.3個百分點;全國地表水水質優良斷面比例為74.9%,與2015年相比上升了8.9個百分點;細顆粒物(PM2.5)未達標地級及以上城市年均濃度與2015年相比下降23.1%;“十三五”規劃確定的生態環境保護9項約束性指標,其中7項已經提前在2019年完成。

“發改書吧思享匯”系列學習交流活動第4期活動現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 苗露/攝

近日,以“從環境質量改善看推進綠色循環低碳發展”為主題,“發改書吧思享匯”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第4期學習交流活動在國家發展改革委成功舉辦。本期活動由國家發展改革委環資司二級巡視員宋常青主持,特邀嘉賓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環所副所長、研究員常紀文,宏觀院體改所循環經濟室主任、研究員楊春平,宏觀院能源所能效中心主任、研究員白泉,中國節能環保集團總經濟師鄭朝暉,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資環部主任朱黎陽。與會嘉賓圍繞如何大力發展循環經濟、如何創新發展靜脈經濟、如何活用“兩山”理論實現高質量發展以及低碳發展的重要意義等問題和與會青年同志進行了多角度交流。同時,與會嘉賓還分享了我國生態環境治理改善與綠色低碳循環協調發展協同并進的典型案例。

發展循環經濟是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的重要途徑

“發展循環經濟是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的重要途徑。”楊春平表示,“2019年我國資源循環利用產業產值超過3萬億元,是我國經濟的新增長點。”

什么是循環經濟?楊春平回憶道:“2004年9月28日,時任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馬凱同志在全國循環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循環經濟是一種以資源的高效和循環利用為核心,以‘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為原則,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為基本特征,符合可持續發展理念的經濟增長模式,是對‘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傳統增長模式的根本變革。”

值得一提的是,發展循環經濟應當在技術可行、經濟合理和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前提下,按照減量化優先的原則實施。對此,楊春平解釋說:“減量化優先原則的目的是實現生產過程的減物質化。”提出減量化優先是基于我國大量消耗和浪費的現象嚴重,所以從源頭減量是關鍵。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循環經濟發展,把發展循環經濟作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建設生態文明的必然選擇,并作出一系列戰略部署和安排,在“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時期國家規劃綱要中都設置了專章進行規劃部署。

“十四五”時期循環經濟的重點工作應落到哪里,更是值得關注。對此,楊春平提出三點建議。

一是建議在重點行業全面推行循環經濟發展模式。”楊春平認為,“在煤炭、電力、鋼鐵、農林、交通運輸、汽車制造等重點行業中,對存量部分進行循環化改造,增量部分按循環經濟模式進行規劃設計,構建綠色低碳的循環型產業體系。”

楊春平解釋說:“通過10年多的試點,我國已成功探索出生產領域主要行業的循環經濟發展模式,與西方重點在消費和流通領域發展循環經濟的模式形成鮮明對比,這對于已成為世界制造業中心的我國來說,具有特別意義。在重點行業全面推行循環經濟發展模式,是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經濟體系的必由之路,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

二是建議產業園區全面實行循環化改造。”楊春平表示,“具體要做到空間布局合理化、產業結構最優化、產業鏈接循環化、資源利用高效化、污染治理集中化、基礎設施綠色化、能源利用梯級化、運行管理規范化。”

三是建議加快構建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智能再生資源回收利用體系。”對此,楊春平進一步解釋,“首先,樹立節約集約循環利用的新資源觀,形成開采、進口、再生資源三位一體的資源保障體系,讓再生資源成為我國重要戰略資源保障。其次,壯大資源循環利用產業,提升再生資源回收網絡化、智能化水平,努力建設無廢社會。完善城市礦產基地建設,推動廢舊紡織品、餐廚廢棄物、建筑垃圾、園林廢棄物、污泥等城鎮低值廢棄物的資源化利用,大力推進垃圾分類,推動實施生活垃圾分類和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網絡的有效銜接,減少最終廢棄物的填埋量。再次,大力推動生產系統和生活系統循環鏈接,實現產城融合。”構建動脈經濟和靜脈經濟共生系統的5.0階段
談到循環經濟發展,不得不提的就是靜脈產業。作為解決廢棄物快速增長的一個良好途徑,靜脈產業被認為是當前具有相當潛力的產業之一。

那么到底什么是靜脈產業?據鄭朝暉介紹,靜脈經濟實質上就是運用循環經濟的理念,有機協調當今發展所遇到的垃圾過剩和資源短缺兩個難題。

鄭朝暉進一步解釋說:“靜脈產業是相對于動脈產業而言的。”開采自然資源(一次資源)、利用自然資源生產制造的產業為動脈產業,而回收、利用生產和消費活動中產生的廢棄物(二次資源)生產再生資源的產業為靜脈產業。

“靜脈產業與動脈產業如車之雙輪,共同推動著經濟的發展。”在鄭朝暉看來,“靜脈經濟的實現載體為靜脈產業園,理想的靜脈產業園要與周邊的動脈產業鏈進行合理的搭配。通過構建產業耦合、項目協同、能量循環的產業園,實現固廢、廢氣、廢水集中處理和電力、蒸汽能源梯級利用。”

日本北九州生態工業園就是靜脈產業與動脈產業協同共生的典型案例。據了解,北九州是日本重要煤炭資源地,也是日本重工業的發祥地,曾經伴隨經濟的高速增長,空氣和水質污染等環境問題凸顯。在上世紀50~70年代,北九州市曾成為日本第一座發布煙霧警報的“七色煙城”。

為解決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北九州生態工業園設立三大區域:驗證研究區、綜合環保聯合企業群區和響再生利用工廠群區,分別承擔環保技術集中研發、廢舊產品再循環處理以及汽車拆解和創新技術應用等不同職能。鄭朝暉表示:“經過20多年的治理,北九州成功實現了從七色煙城到星空之城的逆襲,垃圾不僅沒有破壞環境,還變成了高附加值的工業原料,搭建起以廢棄物作為資源循環使用的工業區,產、政、研協同推進,培育出一批擁有先進環保技術的企業和新興產業,最終形成了廢棄物集中處理、再利用、零排放的循環型社會。”

而在我國,目前靜脈經濟發展主要有三種形態,鄭朝暉介紹說:“一是以電子垃圾、廢舊輪胎等回收利用為主的資源再生利用園區,如天津子牙產業園等;二是圍繞某一產業,配套相關廢棄物回收、再加工企業的園區,如包頭以鋁業為核心的示范園區;三是以生活垃圾為核心,處理城市產生的餐廚、污泥等各類固體廢棄物的園區,如山東臨沂產業園等。”

發展靜脈產業是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協調統一的有效方式,為創新發展靜脈產業,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多年來進行了不斷探索。

2018年,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明確中國節能環保集團為長江大保護污染治理主體平臺。以此為契機,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在靜脈經濟三段不同模式的基礎上轉型升級,提出了“兩園一鏈”靜脈經濟綜合體的新模式,由此靜脈經濟進入了4.0階段。

鄭朝暉解釋說:“‘兩園一鏈’由集約式綜合固廢治理產業園、分布式有機固廢治理生態園、環境物流鏈三部分組成。‘兩園一鏈’、三位一體,作為固廢處理保證性工程,通過以城帶鄉、城鄉協同,提供長江經濟帶城鄉固廢處理雙保底,使無廢城市、無廢經濟帶成為可能。”

鄭朝暉對未來靜脈經濟發展充滿期待,并提出美好愿景——構建動脈經濟和靜脈經濟共生系統的5.0階段。動脈產業、靜脈產業作為循環經濟的組成部分,推進兩大產業在資源、結構、技術等各方面的耦合協調和粘連性,建立區域產業共生、共享的大生態系統,促進區域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必須遵守市場規律
15年前在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余村誕生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15年來,余村持續推進綠色發展,走出了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新路子,成為生動詮釋這一理念的典型樣本。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取得明顯效果,結合自身發展實際,各地紛紛開啟了探索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化的有效路徑。

遼寧省阜新市新邱露天礦曾經機器轟鳴、人聲鼎沸,隨著煤礦資源的日益枯竭,新邱露天礦在2001年宣告破產,留下了一個塵土漫天飛揚、地質災害頻發的礦坑。

“以汽車賽事為突破口促使生態修復與城市功能修復兩翼并行,利用原有地形地貌和曾經的煤礦生產作業道路進行改造,廢棄工礦區的修復治理和新產業的建設同步展開,將這里變為了全新的汽車賽道。”朱黎陽介紹,截至2019年12月,該地已建設場地越野、漂移、短道拉力等三條賽道,累計投資約3.1億元。生態修復與礦山資源開發利用的統籌推進,使煤矸石綜合利用率顯著提高,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與此同時,汽車比賽還拉動了汽車產業的發展,在中國汽車飄移錦標賽期間,各車隊與阜新市輪胎廠商、改裝廠商達成交易額7000多萬元,有效激發了本地經濟活力。

在朱黎陽看來,新邱露天廢棄礦坑轉型的成功,關鍵在于充分發揮了自身優勢,將傳統的煤產業轉化為賽事經濟和賽車產業,以“賽車”作為基點和平臺,延伸到相關的制造業、服務業,從而得以聚集資源,引導社會投資、盤活僵局,解決了生態環境治理、產業轉型、社會就業等一系列問題。

在保護好青山綠水的同時,經濟實現高水平高質量發展,新邱露天廢棄礦坑轉型是我國生態環境治理改善與綠色低碳循環協調發展協同并進的一個縮影。

談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典型案例,常年在基層走訪調研的常紀文更是如數家珍:“杭州富倫生態科技有限公司擁有飲料盒‘紙塑分離’和‘鋁塑分離’等專利技術,實現了將廢棄飲料紙盒還原成‘紙、塑、鋁’的完全再資源化過程。山東鴻承礦業通過集中收集與處理,可吸納山東省近一半的黃金尾礦渣,在實現資源化的同時還促進了黃金礦業企業的綠色發展。在內蒙古多倫,通過治理嚴重沙化的土地,促進當地農業綠色發展……”

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路徑到底應該如何實現?對此,常紀文強調,“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必須遵守市場規律。在區域一體化和信息一體化的社會,產業不能無序競爭,互補才能形成良性發展的格局。”

低碳發展與“碳中和”對經濟發展提出新要求

2019年全球氣溫較工業化前高1.1攝氏度。2010年以來的10年是人類歷史上最熱的10年。美國阿拉斯加近85%的地方發現多年凍土開始融化。2019年,全球預計超過2000萬人受到風暴、洪水、干旱等極端氣候影響,在自己國家內流離失所……這組數字并不是聳人聽聞,應對氣候變化形勢日趨嚴峻。作為綠色循環低碳發展中的重要一環,低碳發展與“碳中和”對我國經濟發展提出了新要求。

今年9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重要講話時指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據白泉介紹,根據清華大學氣候研究院的最新研究,“碳中和”不僅僅意味著我國的二氧化碳排放大幅下降,而且除了二氧化碳以外的5種溫室氣體也要大幅下降,再加上農林業、碳捕獲與封存等碳匯,實現全部溫室氣體排放與碳匯基本抵消,達到“凈零”。不可否認的是,這是一個很高標準的目標。

白泉指出,“碳中和”要求我國能源體系作出全方位、全鏈條以及徹底的革命,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需要作出重大調整乃至顛覆性變革。包括:

一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優化經濟結構、產業結構、產品結構,由清潔生產向低碳/零碳生產轉型。精細謀劃高碳產業近中期發展和未來40年出路。同時,杜絕低效浪費、禁止大拆大建。

二是把節能作為“第一能源”,在工業、建筑、交通等領域持續節能和提高能效,比如提高電機系統效率、提升工業園區能源效率、加強余熱利用、建設復合型工廠、推廣節能和混合動力汽車等。

三是加快發展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生物質能等非化石能源發電,努力使用非化石能源滿足新增能源需求,使用非化石能源替代存量化石能源消費量。

四是推動電氣化、智能化發展,發展電動汽車、高速鐵路、智能家居等新型電氣化設備和技術,利用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工具優化能源系統,降低二氧化碳排放。

本文轉自中國經濟導報(11月6日報道,記者:白雪,來源:中國經濟導報)



日本AV亚洲AV欧洲AV